新闻动态
 
花溪满园 墅境清幽—润泽御府【墅境系列】之夏赏
 

“芳菲歇去何须恨,夏木阴阴正可人”,宋人贾秦观在书写夏日时,表达了这样一种达观心境:夏日没有了春天的芳菲花木,不必恼恨,夏天的树木浓荫,不也惹人爱吗?有所失亦有所得,诗人是通过略带遗憾的论述,来表达对夏日的喜爱,别有一番韵味。

夏日的润泽御府,也如古人所赏的夏木阴阴,浓荫掩翠,却没有了恼人的“芳菲歇去”,花朵在这里依然盛开,无诗人之遗憾却兼有古时之美,这正是府园之夏。

御府之夏,首赏在花。园子到了夏日,树木是翠绿的,潭水是清澈的,草坪是青绿的,唯独那火红的、黄色的小花,开的热烈欲燃,在一片绿色之中开的耀眼醒目,御府的花香弥漫,正由此中来。

御府之夏,次赏在石。从海外运来的黄蜡石,堆叠于长湖之上,构成山石飞瀑,如画卷一般壮观。步入园内,石桥卧波,造型秀异的黄蜡石,在石桥两侧迎着溪水,被溪流浸润打磨,散发出岁月滑润的光泽,阳光照射之下,石与溪流熠熠生辉。王维的诗句:“清泉石上流”,恰似此情此景。

御府之夏,最赏在水。晋人陆机说:“石韫玉而山辉,水怀珠而川媚”,水与石的交润之美,只是御府水景的第一个动人之处。更令人欣赏的是园中的水景之美。

水景从山石飞瀑起始,顺着溪流向西,流过石桥,形成长长湖面,因而称之长湖。长湖西入更宽阔的湖面,则称之为“润海”。润海之美,包揽了府园水美的精华。它既有如古人描述的“波澜不惊,上下天光,岸芷汀兰,郁郁青青”,又有悠闲自在的锦鳞、鸳鸯、野鸭及天鹅,在水中优雅徜徉,碧水共长天一色,落霞与天鹅齐飞,令人心旷神怡,如入画境。

其实无论是花、石、还是水,都只是府园之美的动人一点,其他如翠树、睡莲、蜂蝶、草色烟光,独墅庭院等等,府园之美,数不胜数。润泽御府在繁华都会之中,开辟了这一方清幽秀逸的园囿,只为中国家族呈献优雅闲适生活方式,让每一个欣赏美的心灵,都沉浸在美的陶醉之中。

2019-7-11 17:48:48
版权所有:润泽地产2018 京ICP备13017141号-2